世界城市 中国城市 | 世界城市 | 国家掠影 | 城市游览 | 特色小吃 | 城市特产 | 民俗风情 | 生物大观园 | 地理与奇观 | 城市快报
首页 > 美好城市 > 城市快报 站内搜索

毛霉菌,在中国是很普通的病菌,却在印度屡屡致命

作者:阿树/南风窗  时间:2021-08-15 20:04:08
描述:毛霉菌(Mucor)属、接合菌亚门广泛分布于自然界,为腐生性真菌,具有较强的分解蛋白质能力,常引起食物霉变。免疫力低下时容易感染致病。毛霉菌其实是很普通的病菌,然而,毛霉菌却在印度屡屡致命。建议印度从水源和生活习惯上查找原因。
《美好城市yiluokuang.com》讯  毛霉菌(Mucor)属、接合菌亚门广泛分布于自然界,为腐生性真菌,具有较强的分解蛋白质能力,常引起食物霉变。免疫力低下时容易感染致病。毛霉菌其实是很普通的病菌,然而,毛霉菌却在印度屡屡致命。建议印度从水源和生活习惯上查找原因。

跟万千印度新冠康复者一样,阿洛克-库马尔-乔德里(Alok Kumar Chaudry) 战胜了新冠病毒,但新生活并没有开始,反而跌入了另一场噩梦。

最开始是头痛,“突然间,左眼一片空白”,此时他不知道的是,一种致命的真菌,毛霉菌,正在席卷印度,也啃噬着他的鼻窦、眼睛,甚至即将向大脑蔓延。

这是一种跟恐怖电影一样的疾病。眼睛、鼻子红肿,接着开始流血,身上出现黑色的病变,失明、毁容、骨骼腐蚀,呼吸困难,直到它入侵大脑,然后死亡。

眼下印度已有接近4万多人受此感染,同时,毛霉菌还在尼泊尔、阿富汗、埃及、智利等国家现身,无一例外的是,这些国家也正遭受新冠疫情的肆虐。

乔德里是一名30岁的工程师,今年4月,第二波新冠疫情来袭时,他正在新德里参加公务员考试。不幸的是,他确诊了新冠肺炎。

但新德里当地床位紧张,药物和医用氧气稀缺,他只好回到古吉拉特邦的农村,期间,新冠肺炎恶化,他的血氧水平降到了54%,一个致命的水平。

乔德里在当地医院接受了吸氧和类固醇治疗后,他康复出院了,但却开始头痛,医生认为,这只是类固醇引起的,很快会消失。

但不到几天,磁共振显示,他得了传闻中的黑真菌病(black fungus),也叫毛霉菌(Mucormycosis),他的眼睛被感染,必须要切除。他不信,去了艾哈迈达巴德另一家民用医院,诊断结果也是一样,五位专家帮他切除了坏死的眼睛,还有鼻窦中的死亡组织。

毛霉菌最初的症状看起来很普通,面部发红、肿胀,可能会有些发烧。但入侵极其迅速,锐不可挡,从牙齿开始,蔓延至鼻腔、眼睛,还可能进入肺部,最后抵达大脑。

媒体报道的另一个病例中,展现了更为悚然的过程,5月份,一位名叫斯里尼瓦斯的患者刚刚战胜了新冠肺炎,接着感染了毛霉菌,他的鼻子和眼睛开始肿胀,然后出血,“很多的血流了出来”。

毛霉菌杀死一个组织后,会有明显的黑色炭疽(腐烂或死亡组织)包裹的肿块出现,随着疾病的发展,腭部可能被破坏, 张开嘴时,会看到一大块坏死的黑块。为了阻止毛霉菌进一步扩散,患者下颌骨、 顴骨、眼睛等受感染的部位,需要切除,如果它入侵大脑,距离死亡就不远了。

斯里尼瓦斯是一位41岁的司机,来自班加罗尔,有两个幼小的儿子,前后进行了三次切除手术,医生切下了他脸上坏死的黑块,取出腐烂的骨头,他失去了部分下巴,不能咀嚼,只好插入了喂食管。

如果不能及时治疗,毛霉菌在几天里就会导致死亡。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它的死亡率超过50%。7月中旬,印度卫生部长对外公布,目前已有超过4.5万例毛霉菌病例,而其中85%的患者曾患有新冠肺炎。

印度并不是唯一一个报告毛霉菌的国家。根据路透社的消息,尼泊尔、阿富汗、智利等新冠肆虐的国家,也纷纷出现这种恐怖骇然的罕见疾病。

这种诡秘的现象是如何发生的?

滥用药物自毁自我免疫长城

先要说明一个好消息,毛霉菌并不会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但这种霉菌的孢子无处不在,土壤、植物、腐烂的水果和蔬菜,你我每天都会吸入这些真菌孢子。但大多数人的免疫系统,可以轻易地清除它们,不会有任何症状。

那毛霉菌又是怎么成为一种新流行病的?

没人知道毛霉菌是何时发起攻势的。新冠疫情之前,全世界范围内,毛霉菌极其罕见,美国和西欧国家平均两年才会出现一例。印度算是多的,但每年也就50例左右。阿尔伯塔大学的微生物学家 Ilan Schwartz在一个生物学论坛上表示,和2019年相比,2020年印度的毛霉菌病例增长了2.1倍。2021年春,新冠病毒再次攻陷印度,局面便一下子失控了。

所以,毛霉菌的出现,与新冠病毒密切相关。

尽管有很多未知,但可以肯定的是,新冠疫情,滥用的类固醇药物,加上糖尿病的失控,三位一体的因素,催生了这场毛霉菌危机。

毛霉菌感染路径

印度微生物学家Jagdish Chander虽对新冠毫无预感,但在2018年的时候,他自己的著作中写道:“糖尿病患者数量的激增改变了整个局面,更多是像流行病一样,几年之内,毛霉菌很快会摧毁印度。”

这份警世预言,从来没有人在乎过。

但作为世界第二大糖尿病国(仅次于中国),印度不巧碰上了全球最惨烈的新冠疫情,确诊了超过3000万(仅次于美国)。Jagdish Chander那句危言耸听的预言,在新冠病毒创造的特殊环境里,一步步演变成了现实。

很多印度医生和专家认为,是拥挤的医院、稀缺的医用氧气,给毛霉菌留下了可乘之机。

首先,由于没有足够的医用氧气,类固醇药物在印度被滥用。

类固醇可以抵御新冠造成的过度的炎症反应,帮助患者恢复呼吸,这是全球范围内的常见做法。印度很多医生选择为新冠肺炎患者注射类固醇,很多走投无路的患者,也选择这种方式来自救,但数量远超世卫组织的建议,已经到了滥用的程度,这等于给毛霉菌开了第一扇门。

重点在于,印度疫情中,大多数医生忙碌而慌乱,根本没时间询问病人是否有糖尿病或者其他疾病。不巧的事情来了,类固醇的副作用显现出来,它使得新冠与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水平飙升,患者出现酮酸中毒,酸性的血液,为毛霉菌创造了极其肥沃的土壤。

新冠康复后的15天左右,毛霉菌便会来袭(少部分人出院次日便出现了症状)。此时,仍然脆弱的免疫系统,根本无力阻挡它的入侵。

印度新冠疫情肆虐,让脆弱的免疫系统无法抵抗毛霉菌的入侵

毛霉菌的侵袭是突如其来的,5月中旬,印多尔的 Maharaja Yeshwantrao 医院,几天内就新增了 180 人 。古吉拉特邦和马哈拉施特拉邦也迅速被毛霉菌淹没,病例占全国的一半以上。

5月,先后有十多个邦宣布,毛霉菌成为一种新的流行病。如同风暴一样,这种罕见真菌席卷了整个印度。

有药可治但治不起

5月19日,旁遮普邦宣布毛霉菌为流行病,按流行病法规定,所有机构必须报告每个疑似和确诊病例。截止8月初,该邦已经报告了672例毛霉菌患者。这不算多,但一些LAMA病例却引起了关注。

据《印度快报》报道,在旁遮普邦,有81名患者中突离开了医院,主动选择停止治疗,其中有60人是来自民营医院。

医学上,这里病例被称为LAMA(违背医嘱离开)病例。原因很简单,他们无力承担高昂的治疗费用。

毛霉菌治疗药物采购难、成本高、产量低,不少贫困家庭无法承担医药费用

目前,唯一能够对付毛霉菌的药物,是两性霉素B(Amphotericin-B)。每一瓶两性霉素B价格在5000卢比以上,折合人民币接近500元,患者每天要注射3-4瓶,一个疗程持续20天左右。算下来,光是注射药物的费用,就可能超过20万卢比。如果毛霉菌入侵的组织多,切除手术同样昂贵,动辄超过50万卢比。

这远远超出一般家庭的承受能力,更何况,大部分家庭刚刚经历了新冠的劫难。

很多邦宣布公立医院为毛霉菌患者免除一定费用,但医疗资源有限,穷人只能被迫进昂贵的私人医院。

更艰难的是,两性霉素B一度处于短缺状态,有钱人也不一定买得到。印度各地医院出现两性霉素B短缺。

爆发之初,短短一个月时间,⻢哈拉施特拉邦对两性霉素B对需求量就增⻓了 100 倍。64岁德瓦尔卡达斯·瓦德瓦(Dwarkadas Wadhwa) 是该邦1500多名患者之一,5月15日,他确诊了毛霉菌病,当地医院开了100瓶两性霉素B的药方,但医院药房没药了,他们只能自己去找。

他的女儿告诉《印度斯坦报》,他们已经花了十几万卢比,但只买到了30瓶,而且马上用完了。父亲已经做了两次切除手术,毛霉菌还在蔓延,已经进入了鼻子、眼睛,随时准备切除。他们跑遍了孟买、浦那 ,也没能找到一瓶救命药。

走投无路之下,他们只能在社交媒体上呼救。

5月以来,Twitter、Facebook和其他平台上出现了大量来自印度毛霉菌患者的呼救信号。这种情景,与不久前印度人争相抢购瑞德西韦何其相似。

印度青年大会主席斯里尼瓦·巴德拉瓦蒂·文卡塔在推特上说:“注射剂遍寻不到,印度政府在哪里?”

限于原材料紧缺、生产工艺的复杂,素有仿制药大国的印度,此时也不得不面临产能不足的窘境。

一些患者住了院并没有得到注射,家属只好向高等法院求助,要求供应药物。据《印度快报》报道,5月底,新德里女孩Iqra Khalid在法庭上辩护称,她80岁的祖父住进医院十多天,他们一瓶药都没能拿到。他们从去世的毛霉菌患者家属那里买到了20瓶,但远远不够,她的祖父随时会失去他的眼睛,她只好来法院寻求紧急干预。

感染毛霉菌的病人为了保命可能需要摘除眼球

5月底,德里高等法院要求联邦政府提供两性霉素B的报告时,法官Vipin Sanghi和Jasmeet Singh说:“这是我们所有人都面临的一个问题,我们正生活在地狱中, 我们想帮助每个人,但我们却无能为力。“

眼下,尽管两性霉素B的紧缺状况已经有所缓解,但毛霉菌远不是印度唯一需要担忧的问题。除了毛霉菌(印度媒体称之为黑真菌)外,6月以来,绿真菌、白真菌、黄真菌先后在新冠康复者身上发现。一位名为Anirban Mahapatra的印度科学家在《印度斯坦报》上撰文称,毛霉菌,只是冰山一角。

随着毛霉菌在尼泊尔、阿富汗、埃及、智利等国家紧扣着新冠疫情而现身,印度所发生的景象,值得全世界警惕。

诗酒趁华年说,这个太恐怖了,比新冠恐怖多了。

知道多

毛霉的用途很广,常出现在酒药中,能糖化淀粉并能生成少量乙醇,产生蛋白酶,有分解大豆蛋白的能力,我国多用来做豆腐乳、豆豉。许多毛霉能产生草酸、乳酸、琥珀酸及甘油等,有的毛霉能产生脂肪酶、果胶酶、凝乳酶等。常用的毛霉主要有鲁氏毛霉和总状毛霉。腐生,广泛分布于酒曲、植物残体、腐败有机物、动物粪便和土壤中。有重要工业应用,如利用其淀粉酶制曲、酿酒;利用其蛋白酶以酿制腐乳、豆豉等。代表种如总状毛霉(M. racemosus )、高大毛霉(M. mucedo)、鲁氏毛霉(M.rouxianus)等。

引起疾病

由毛霉菌(mucor)引起的疾病,主要菌种为丝生毛霉菌 (M.corymbifer)可侵犯血管壁,引起血栓,组织坏死。多继发于糖尿病或其他慢性消耗病,病呈急性;症状严重者可以致死。依据临床表现分:

1.脑型毛霉菌病系毛霉菌从鼻腔,副鼻窦沿小血管到达脑部,引成血栓及坏死。

2.肺毛霉菌病主要表现为支气管肺炎,亦有肺梗塞及血栓形成。

3.胃肠道毛霉菌病,多见于回肠末端、盲肠及结肠、食道及胃亦可累及。

关于治疗用药

早期可用两性霉素B等抗真菌药(如伏立康唑、卡泊芬净、达肤康、伊曲康唑等),若累及中枢神经系统或鼻窦,可考虑手术干预以降低病死率。

yiluokuang.com 是所有语言世界网站导航和指南,包括了二百多个国家和地区1亿个网址,More

从手机浏览器访问《生活宝典》

城市导览
世界网站大全
世界城市
  • 印度启动“百日接雨计划”雨下到哪里就接到哪里
  • 中国 美国
    俄罗斯 英国
    新加坡 新西兰
    印度 法国
    德国 澳大利亚
    加拿大 葡萄牙
    西班牙 巴西
    日本 阿根廷
    菲律宾 马来西亚
    墨西哥 白俄罗斯
    哈萨克斯坦 乌克兰
    巴基斯坦 古巴
    智利 秘鲁
    乌拉圭 巴拉圭
    玻利维亚 多米尼加
    厄瓜多尔 尼加拉瓜
    沙特 埃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