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安全 > 利害 > 争利 安全 | 健康 | 食物 | 常识 | 孩子 | 女人 | 生育 | 男人 | 老人
站内搜索

团伙欲霸占餐车食品原料供应 殴打竞标对手

作者:吴昌华 广明 任熙
描述:你可能不知道,武昌火车站始发列车上出售的小商品,被黑团伙垄断多年,售价中包含了强收的“份子钱”。

  你可能不知道,武昌火车站始发列车上出售的小商品,被黑团伙垄断多年,售价中包含了强收的“份子钱”;

  你很难想像,一名法官无意中扶了路边的路虎越野车,进而被打断5根肋骨,无奈写信上访。

  去年2月24日,黑团伙欲霸占客运列车餐车食品原料供应,殴打竞标对手。民警前往调查时,目击者噤若寒蝉。

  著名的“鹰眼神探”童光明敏锐地嗅出其中意味。4天后武汉铁路公安局成立“2·28”专案组。经过16个月的侦查,彻底了摧毁了以黄飞为首的有组织犯罪团伙,缴枪11支、子弹130余发,冻结现金2000余万元。

  记者从省公安厅等方面获悉,这是全国铁路警方侦破的首起黑社会性质组织案。经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此案由监利县人民法院一审审理,将于7月10日开庭。

  遭遇警方“回马枪”,黑老大酒店落马

  去年2月24日上午,武铁旅行服务公司餐料配送中心招标餐车原料供应。某公司法人代表刘女士去领取标书时突遭暴打。她血流满面,两眼肿得睁不开,当场休克。

  民警赶去调查时,无人敢作证。武铁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童光明意识到,此案背后隐藏着有组织的犯罪团伙。武铁公安局局长王山勇认同这一分析,指示彻底侦查。4天后该局成立“2·28”专案指挥部,不料,当天下午作案嫌疑人黄飞突然失踪。

  去年3月12日,专案组确认黄飞躲在武昌区纽宾凯酒店。为防走漏消息,当晚8时童光明通知10余名刑警、特警赶到赤壁火车站集结,配发武器、穿上防弹背心,然后杀“回马枪”到武汉抓人。

  次日凌晨0时许,抓捕小组打开纽宾凯酒店1609号房门,黄飞的马仔金先锋抡起椅子劈头向童光明砸来。特警当即将金先锋拿下,黄飞束手就擒。

  审讯、取证、扩大走访,调查逐步推进,一个以黄飞为头目的黑团伙浮出水面。截至去年12月,共抓获团伙成员23人。

  11支枪被缴,2000余万元现金冻结

  抓获黄飞当天,民警前往某银行网点,要求查询、冻结黄飞妻子名下的涉案资金。黄妻是该银行网点仅有的2名千万元级“钻石”客户之一。就在当天,她非常神奇地抢在民警之前,将1200余万元转了账。

  此款最终被冻结。据介绍,调查过程中常常出现这类“插曲”。在上级部门支持下,专案组严格强调保密纪律,全体参战人员集中住宿、封闭办案,排除了一个个干扰。

  在省公安厅协调下,专案组将团伙骨干成员一一分开,分别异地关押在襄阳、鄂州等地,彻底阻断其与外界的联系。

  该团伙成员100%有违法犯罪前科,反侦查能力强、事前订立了攻守同盟,审讯难度很大。专案组按照省公安厅的指导意见,先后组织了6次集中审讯,充分利用团伙成员间的矛盾,交叉审讯、各个击破,同步制作视听资料,及时固定口供。审查中,共搜集书证材料230余份、物证60余份、影像资料50余份,形成完整的证据体系。

  此案中,共查扣冻结现金2000余万元,还查扣涉案的陆虎、奔驰、皇冠等高级轿车4辆。收缴长短枪支11支、子弹130余发,其中有勃朗宁手枪、俄罗斯产六四式手枪、仿六四式手枪、五连发猎枪等。

  此案被移送检察机关后,监利县人民检察院以一份长达31页的起诉书,指控黄飞等19名嫌疑人犯8宗罪,还原了黄飞从一名铁路职工变为黑老大的轨迹。

  开赌场收保护费,牟暴利羽翼渐丰

  6月28日,黄飞在看守所度过了44岁的生日。

  黄飞,童年在咸宁赤壁市度过,从铁路司机学校毕业后,到武昌机务段当了一名火车司机,后被除名。2001年底,黄飞驾驶内燃机车趁进出车库的空隙,多次将机车停在僻静处,偷出燃油盗卖。当时担任武昌刑警大队大队长的童光明曾将其抓获。

  1987年8月、1996年5月黄飞两次被判短刑。出狱后,他出入赌场,后得“师傅”指点,自行组建地下赌博公司。

  1998年,武昌青年叶某打工赚了1.3万元回汉,在黄飞的赌场一夜输光,借了8000元码钱又输光。黄飞的马仔上门讨债,叶某翻箱倒柜找出3枚金戒指,马仔称不够。叶某从厨房拿来菜刀,剁下自己一截小指,连同3枚戒指让马仔交给黄飞。黄飞随后“召见”叶某,赞其“勇猛、有血性”。叶某感激“知遇之恩”,竟成为黄飞手下干将,看护赌场。

  那几年,黄飞很“忙”,几项“事业”齐头并进。他夜晚开赌场,共聚赌百余场、敛财100余万元;凌晨前往涂家岭集贸市场收保护费,同时强行垄断了猪肉销售,由其统一进货,每斤加价0.8元-1元批发给肉贩,获利10余万元。这期间,他还带人强行夺取了武昌火车站行李房托运蔬菜货包的“装卸权”,每包蔬菜强收1.5元钱。

  横行霸道,竟打断一法官5根肋骨

  起诉书指控,黄飞团伙犯下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罪行共12起,都是为了抖威风、争夺势力范围、强收保护费、抢夺拆迁工程等。

  2000年12月,黄飞借口郭某对其不尊,带人将其从医院挟持至东湖路蔡家嘴,打断其右臂并挑脚筋,持猎枪威胁不准报案;2003年10月一天晚上,黄飞带人追砍谢某,砍断其左肩胛骨,并在谢某额头正中划了一道长长的血口。“摆平”郭、谢之后,黄飞在武昌涂家岭、莲溪寺一带横行霸道。

  2007年10月下旬一天晚上,黄飞、彭黎在丁字桥一洗浴中心与保安发生纠纷,黄飞被打伤住院。当月31日晚,黄飞手下孙卫军、毕志伟邀集彭黎等数十人,持刀棍砍砸洗浴中心门前停放的20余辆轿车。

  2009年1月31日是大年初六,武汉市某区法官带着妻女到武昌走亲戚。下午3时许,一家三口饭后步行至武昌客车车辆段附近,从黄飞停在路边的路虎越野车旁经过。因为中午喝了酒,法官无意中扶了一下越野车,黄飞的干将彭黎下车破口大骂,动手就打。法官争辩“只是挨了一下”,彭黎大怒,继续追打。黄飞随即带着孙卫军、金先锋等4人赶来,持棍棒将法官打倒,并将其妻打伤,夫妻双双住院。经鉴定,法官5根肋骨骨折,构成九级伤残。

  事后,黄飞安排另2名马仔到公安机关投案顶罪,赔偿医疗费8万元。之后,此案不了了之。该法官多次写信上访。黄飞为“表彰”2名勇于顶罪的马仔,分别奖给两人6.5万元、5.5万元。

  去年专案组发现这起积案后,派民警寻访该名受害法官。该法官闻讯,特意换上法袍作证,叙述往事,泪水夺眶而出。

  垄断列车小商品,暴力拆迁获暴利

  2005年6月,黄飞得知武昌至成都的列车小商品由郭某承包,而郭某是他“手下败将”,遂派人给郭某带话:“限一个月内让出,否则要你小命。”郭某心有余悸,被迫退出。

  黄飞进而侵占其它列车的小商品经营。起诉书指出:2006年10月,黄飞成立汉福副食经营部,殴打招标单位负责人和竞争对手,逐步垄断了武昌站始发列车小商品经营权。截至2010年,仅此一项就牟利1100余万元。

  2008年12月18日,黄飞不满列车小商品租赁费上涨,当众将有关负责人打伤住院。对方被迫按黄飞的要求签订承包协议。

  起诉书还指控:黄飞既无资质也无设备,凭借恶名介入城市拆迁,暴力、威胁逼迫拆迁户。2004年起,黄飞恃暴力介入武昌区城市印象小区拆迁,获利68万元;2008年插手蔡家嘴拆迁,掐断电线、殴打前来维修的电力工人,导致群众堵路。事后黄飞获商品房6套、奔驰车1辆、现金20万元;2009年黄飞恃暴力介入东湖村拆迁工程,获暴利2000万元(分给毕志伟800万元)。

  专案组技术人员对黄飞团伙的会计电脑进行数据恢复,鉴定认为,该团伙获取非法利益共计人民币3360万余元,以及商品房6套、奔驰车1辆、路虎车1辆。

  奖住房、送轿车,笼络骨干发重奖

  起诉书称,黄飞是组织领导者,拥有绝对权威,孙卫军、金先锋等6人为骨干成员,谢守斌、汤华为、杨春等10人为一般成员。

  黄飞规定:为组织利益的事只管搞,后事由组织出面摆平,不准交代组织情况;个人不准在外惹事,自己惹事自己解决。

  为了强化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黄飞舍得给予重奖:2009年东湖村拆迁完工后,奖励孙卫军25万元,奖励王卫华等3人各15万元;蔡家嘴拆迁完工后,将所获的6套商品房中的4套分别奖给“有重大贡献”的孙卫军、金先锋、王卫华、刘建军。在每次打架斗殴后,黄飞论功行赏,先后送价值数万元的进口手表给谢守斌、金先锋,送天籁轿车给杨春。年底,按“贡献”分别发给手下5000元至3万元年终奖,还多次组织手下到香港、澳门等地旅游,每人发放数万元的路费和赌资。

从手机浏览器访问《生活宝典》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将会在审查以后显示) 共有条评论
《生活宝典》的观点、评论、注释都是从公众利益出发,并不是指单个的人、单个的事。
用户: (游客也可以填写名称)
密码: (游客发表此处留空)
识别: 匿名发表
中国 美国
俄罗斯 英国
新加坡 新西兰
印度 法国
德国 澳大利亚
加拿大 葡萄牙
西班牙 巴西
日本 阿根廷
菲律宾 马来西亚
墨西哥 白俄罗斯
哈萨克斯坦 乌克兰
巴基斯坦 古巴
智利 秘鲁
乌拉圭 巴拉圭
玻利维亚 多米尼加
厄瓜多尔 尼加拉瓜
沙特 埃及